留學生看世界
  投稿信箱:liuxueshengview@126.com
  “留學生看世界”欄目一般周一見報,歡迎海外學子們踴躍投稿,欄目文章力求視角獨特、以小見大、短小精悍,洞察複雜多彩的世界,為廣大讀者奉獻一份“精神茶點”。
  蔡安潔(牛津大學)
  初到《自然》期刊(《Nature》)實習,驚喜地發現公司配有免費的食堂,讓我恍若感到大鍋飯的溫暖。中午12時一過,幾百號人在食堂門口排起長隊。有粉色頭髮的插圖設計師,有一臉木訥的編輯,有兩臂佈滿刺青的IT男,有帶著袖扣的銷售總監,形形色色,熱鬧非凡。
  菜品從周一到周五都不同,無非是泰式咖喱、豬排、牛肉漢堡、烤雞腿之類的英國食堂菜式。周四的“比薩日”是隊伍最長一天,在開放的辦公區域,遠遠地就能聞到芝士和番茄的味道。
  食堂工作人員中有位表情苦澀的阿姨,頭髮花白,每次打飯的時候聲音乾澀,一臉苦悶。公司員工站到她面前都要受到一句惡狠狠的“你要吃什麼?”的洗禮。這讓我恍然回到大學生活,莫名地受到脾氣古怪惡劣的食堂阿姨斥責。似乎每個食堂都有一個這樣苦大仇深的凶阿姨,無論國籍、無論年齡,真是超越邊界的共同性。
  食堂關門裝修後,食堂員工開始負責分發零食。那位凶阿姨站在堆滿薯片和香蕉蘋果的櫃臺後面,放下了扎起的頭髮。讓人驚悚的是,她的臉上竟然掛起了微笑。我走上前去,小心翼翼要了一包薯片,她笑呵呵地問我要什麼味道的,我頓時有點不知所措。
  凶阿姨面部表情的極端轉換讓我迷惑不解。我心虛地觀察了一會兒,發現她開始對每一個人保持著笑口常開的狀態。我懸起的心放下了一些,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會習慣她的劇變。
  後來聽說在某天下午,我老闆Michael問凶阿姨有沒有茶(Tea)。凶阿姨聽成了大麻(Weed),順手掏出大麻要賣給Michael,後者頓時石化。
  食堂整修的期間,我開始自帶香蔥煎餅或者蛋炒飯,每日的亮點便是食堂發放的薯片。在午餐的時候堂而皇之地吃薯片是一件讓人滿足的事情,好像垃圾食品官方化以後就沒了危害。
  同事David的妻子每天給他準備午餐,簡單的三明治、一隻香蕉、一小盒酸奶還有一包薯片。他事先不知道裝午餐的袋子是什麼三明治,這樣每天都有驚喜。
  前段時間,參加新食堂競標的承包商為了吸引眼球,在樓下送免費的爆米花。大家耐心地排著隊,滿懷欣喜地等玉米變成爆米花的奇跡,樓道里瀰漫著一陣暖暖的香氣,大家激動得像去電影院。
  其實,在吃的方面,大家都容易滿足得像個孩子。
  (原標題:《自然》期刊的食堂)
創作者介紹

公事包

hh23hhdzq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