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月5日,嘉興秀洲區洪合鎮鳳橋村。
  村莊正在拆遷,基本都廢棄了,渺無人煙,只剩下幾處孤零零的房子。
  鳳橋村韓家頭18號,門前有口廢棄的水井。
  幾個放長假的男孩到田野里玩耍,鬼使神差,走到了枯井邊。他們費力搬開井口的水泥蓋,以為下麵藏著什麼寶貝,哪知卻聞到一股惡臭。
  從井口望去,井底白花花的一團。叫來大人,用竹竿一挑,竟是一雙人腿!
  荒村枯井發現女子碎屍
  與其同住男子有重大嫌疑
  接到報警後,嘉興秀洲區警方從枯井中,打撈上來一具被切成5塊的成年女屍,已高度腐爛。
  這名女性身高165~170釐米,小腹和肩膀上分別有紅花綠葉的玫瑰紋身,很艷麗,上身穿的是豹紋花色的衣服。法醫初步判斷,她死亡的時間在9月中旬。因為屍體被肢解,且高度腐爛,針對這具無名女屍的調查,一開始陷入了僵局。
  10月6日,警方發佈懸賞通告,根據之前調查的信息,懸紅3萬元,徵集近期在洪合鎮及周邊地區失蹤女性的線索。
  可是,通告發佈後,卻一直沒有接到有關女性失蹤的報案,但民警在走訪調查中,發現了一條重要線索。
  案發的鳳橋村韓家頭在河南岸,河北岸的錢家頭,有一對男女不久前租了房子。案發後,兩人就沒再出現過。據見過他們的村民說,那名女子穿金戴銀、頭染黃發、打扮時髦。
  民警對周邊住戶進一步詢問調查,又根據屍檢等信息,確認屍體為黑龍江籍女子薑某,51歲。
  和她租住在一起的,是安徽籍男子王某,此人和死者關係密切,案發後回了老家,有重大作案嫌疑。
  他27歲,她51歲
  兩人是男女朋友關係
  警方調查發現,事發後,王某去老鄉處住了兩天,之後便回了安徽老家。而鳳橋村馬路邊的小超市老闆證實,王某曾去買過一把菜刀。
  所有線索都指向王某。10月10日下午,民警在安徽太和縣王某家中將他抓獲。
  “見到我們,他心裡估計就明白了,未作反抗。”實施抓捕的民警說,王某還算淡定,幾次審訊後,他就承認了自己做下了這起殺人碎屍案。
  不過,王某的交待,讓辦案民警也吃了一驚。今年才27歲的王某,與被害人51歲的薑某,居然是男女朋友關係!實際上,王某在老家另有妻子,孩子已經3周歲了。他到嘉興打工,已經有四五年了,之前一直在嘉興秀洲區洪合鎮、桐鄉濮院一帶的羊毛衫廠上班。事發前這段時間,他剛好沒有工作。
  據王某交代,自己是通過QQ認識薑某的,雖然兩人年齡差距有點大,但他們聊得來,最後發展成了男女朋友關係。
  薑某平時住在上海,曾在棋牌室工作過,最近也無業。她離異,有過多段婚史,私生活複雜。
  兩人好上後,經常你來我往,有時薑某來嘉興,有時王某去上海,一個月內相聚多次。後來,兩人還在桐鄉濮院同居過半個月。
  9月10日左右,兩人到洪合鎮鳳橋村租了房子,哪知沒過幾天,就發生了命案。
  她罵他廢物
  他用尼龍繩勒死了她
  辦案民警說,王某和薑某的男女朋友關係已經保持一年多了。那麼,王某為何要殺害薑某,還要殘忍地分屍拋屍呢?
  昨天下午,錢江晚報記者來到嘉興看守所,對犯罪嫌疑人王某進行了面對面採訪。
  王某五官清秀,瘦瘦高高,稱得上是個帥哥。他回答起問題來乾脆利索,條理清晰。
  記者:你為何要殺害薑某?
  王某:我記不清是哪一天了,9月中旬的一天,她和我因為瑣事吵架,她當時情緒激動,精神不穩定,對我說了些侮辱性的言語,罵我“沒用”、“廢物”,我一氣之下,就用尼龍繩勒死了她。我本來沒想弄死她的。
  記者:那你為何還要殘忍地分屍呢?
  王某:當時太害怕了,殺人後我就跑去老鄉那裡。隔了兩天,我去出租房看了下,屍體有點發臭了,我怕被人發現,就用被子裹著屍體,拖到了離房子100米左右的稻田裡。因為屍體發脹了很重,我拖不動,第二天我去買了菜刀和拉桿箱……
  記者:你為何要拋屍井里?
  王某:本來我打算埋了她,但怕附近有人發現。後來發現那口井是廢棄的,周邊房子也沒人住,就把她扔在井里了,以為這樣不會有人發現。
  辦案民警說,王某具有一定的反偵察能力,屍體處理得很隱蔽。案發後,情緒上也沒表現出來,老鄉和家人都沒發現異常。殺人後,還把薑某身上的金項鏈、金手鐲、金戒指等首飾帶回了老家。
  目前,犯罪嫌疑人王某因涉嫌故意殺人已被刑拘,案件還在進一步調查中。
  本報通訊員 陳曉 本報駐嘉興記者 黃娜
  (原標題:千里之外抓回的凶案嫌疑人竟是小被害人24歲的男友)
創作者介紹

公事包

hh23hhdzq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